鹿城轶事

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大泽

杜兴占 董文璞 辛集全媒体 点击: 2020-11-26 16:10:27

束鹿县旧城西北方向八里地,有一个千八人的中等村子叫西朗月村。据说,明朝初年,这里是一片荒原,束鹿县志记载有数狼在东西两处藉草为穴。当人们见面问其住处...

     束鹿县旧城西北方向八里地,有一个千八人的中等村子叫西朗月村。据说,明朝初年,这里是一片荒原,束鹿县志记载“有数狼在东西两处藉草为穴。”当人们见面问其住处时,“狼穴”就是方位标志,自然会说在“狼窝”那儿住。慢慢的,“狼窝”就成了村名,后将“狼窝”雅化为“狼穴”。直到清嘉庆四年(1799)前,人们觉得狼穴不好听,文人们才把“狼穴”雅化为“朗月”。就是今天的西朗月村、东朗月村。
     西朗月村西北部是个异常荒凉的地方。正西,十几里地看不见村也没有路;西北是泊庄村,两村相距12里地;再稍北是谢村、南郭,都是相距八里地;正北的远处是马町村,据说相距20里地,但没有路相通。在这片人烟稀少的地方,都是旱地,有的干脆种上苜蓿草,任人采摘、放牧牛羊,秋天再收下来当干草,冬天喂牲口。西侧是阴森的长满松柏树的王家坟。据说,王家坟有百十亩地,一到晚上就会有狐仙出没。小红灯笼会在坟地周边跳跃晃动。路家庄有个打猎的神枪手叫郝三,以打猎为乐、为生。夜色悄悄降临,郝三深更半夜背上火药枪,独自一个人偷偷摸到王家坟圈子,转了一圈,没有一点收获。他又转到了乱坟岗子,物色猎物 ,眼前的一幕吸引住了郝三,有个鬼火般的小灯笼在眼前闪跃 ,忽远忽近 ,忽上忽下 ,郝三心想这是啥猎物?愉悦感油然而生,他猜想这一定是狐子,他知道狐皮珍贵值钱,今天必有很好地收获。他慢慢举起猎枪,屏住呼吸,冲着跳跃的小红灯笼“砰”的一枪 ,小灯笼消失了,郝三好奇地抱着冒烟的枪,跑过去想看看到底是啥猎物 ?小红灯笼又在他眼前出现了,不时地诱惑着郝三跟着它走,郝三再次装好火药、铁砂子 ,再次瞄准小红灯笼,扣动扳机,一枪打下去,感觉这次肯定打中了 ,就在郝三收回枪想继续装火药、铁砂的瞬间 ,突然刮起一阵狂猛的黑旋风,刮的他找不到东南西北方向,耳边只听呜……呜……的响声,就像一头凶猛的野兽,呼啸着、怒吼着,地上尘埃,腾空而起,飞沙走石,万物皆飞,郝三感觉犹如妖魔来临。根本听不到其它,顶天立地的黑旋风刮的天昏地暗, 风旋转着把郝三卷了起来,悬到了天空 ,他睁大眼睛,四周环顾, 雾蒙蒙,黑糊糊 ,啥都看不见 ,就觉得自己在空中飘呀飘,他试图摆脱旋风的纠缠,任由自己怎么挣扎,也无济于事, 他有点紧张了,不 ,是害怕了, 莫不是西游记里的妖怪把自己卷走了, 俺又不是唐僧?真的有狐仙吗?此时的他,脑子飞快地转着 ,神经瞬间绷紧,这是俺得罪了哪位神仙啊?要把俺弄到何处去呀? 他心跳加速,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恐惧感油然而生,每个毛孔都在旋风的呼啸中战栗,风裹着郝三,卷着沙,腾起烟雾, 发出奇怪的声响,不知不觉中,风平浪静了,郝三抱住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,他右手抱着那东西,腾出左手,摸了摸四周都是悬空的。郝三不禁毛骨悚然 ,俺这是在哪哩?他还不知道,黑风把他璇到了东朗月村东的蔡家庵庙顶上的丫丫葫芦上,让他老老实实抱着冰冷的葫芦呆了一宿。
天亮了,郝三才看清楚了。自己抱着离地3丈高的丫丫葫芦,脖子上挎着他那支猎枪,肩膀上还挎着大口袋、小口袋,他倒吸了一口冷气,好恐怖呀!往下看一眼就感觉晕的要命,只要稍稍松一下手,就会摔的骨断筋折,粉身碎骨。他后怕极了。千不该万不该去打那不该打的小红灯笼,后来,庙里的老和尚发现把他救了下来。告诉他那是狐仙,是不能开枪打的,你要伤害它,它会给你点颜色看。下来后,郝三把猎枪摔碎。从此郝三戒猎了。
这里历史上就是一个强梁劫匪出没的地方,有两眼大口砖砌的水井,据说都是劫道的消尸灭迹的好去处——井里都攒进过人的。因此,推车的、挑担的、走骡子赶马跑大车的,一早一晚都不敢独行,只有太阳出来老高了,人们才结伴穿过这里。
    西朗月村有个刘姓人家,住在西朗月村的后街,偏东一条小胡同的尽北头,再后面就是个很大的很深的苇子坑。一家人住在自己动手打土坯盖起的6间土房子里,西侧是自己开垦的几亩地,四周用枣树枝子围了起来,北头是自己挖的大口砖井,井台东西两边种着两棵碗口粗的垂柳树,井口上面放着木制的辘轳,长长的井绳盘在辘轳上,挂着两个柳编斗子,用来提水供人们饮用,和浇灌旁边的几亩薄地。
   刘家房后的大水坑,是滹沱河故道留下的痕迹。现代人能看到的,是远在6里地的大沙滩。这个沙滩南北长1000米,南高北低,在南头看不到北头的人。因为是沙白土的旱地,靠天吃饭——这里只能种花生、红薯,一年收一季。从这里有一条水沟通到村里,到村北之后,向东而去,到刘家房后,形成一个深坑,水大时则从村东流向南,在村东南又形成一个水坑,俗称“苇子坑”。当然,这条水道后来早变成了大路。
     这个大水坑,南北各有一眼井。南面这眼井是甜水井,北面那眼井比南面这眼井低30米,就在水坑边上,却是眼苦水井,井里常年游着一些红鱼。
刘家在西朗月村是个孤姓。清清光绪二十一(1895)年大儿子刘玉珂出生了。这一年,孙中山于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在广州发动武装起义,结果起义失败,孙中山则流亡日本。这在西朗月没有引起任何波澜;二儿子刘玉珠出生于清光二十六(1900)年,这一年的五月发生两件大事,一是5月27日中国爆发义和团运动,是清末群众自发的反帝,反封建运动。二是5月28日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爆发。这小子生不逢时,生下三个儿子后,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就去世了;三儿子刘玉琦出生于清光绪二十八年(1902.)。这年冬,留日学生陈独秀等在东京筹建反清革命团体——青年会。显露了鲜明的反清革命色彩。
   清光绪三十二年(1906)年的冬天,大水坑已结了厚厚的冰,残存的芦苇瑟瑟地摇晃着身躯,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吼叫。
    十一月一日吃过晚饭,老刘头看着夫人鼓起的肚子,很是高兴:刘家人孤势微,我有了三个儿子了,这要还是个儿子,我就再生个儿子,五子登科啦!日子虽然清贫拮据,也一定把他们拉扯成人。他想着想着,就进入了梦乡。
    忽然,滹沱河水翻着浊浪,从西北直扑过来,到房后打个旋涡停了下来。老刘头脱巴脱吧衣服就跳了下去,开始看见水北边有条发亮的东西,像条大鲤鱼。他急速游过去伸手就抓。那层亮光慢慢的退掉,变成了一条龙,还是在水里浮上浮下,他就跟着浮上浮下地追。一会儿是条鱼,一会儿又是条龙,折腾的老刘头筋疲力尽。后来,这条龙从水里翻起巨浪腾飞了出来,在空中一边飞一边从嘴里吐出珠子,这些珠子落下来都变成了金币,他只顾捞钱,一抬头龙不见了,手里的金币也变成了水泡。他懊悔地一拍手掌,却拍到了老婆子的肚子上。老婆子嗔道:“老东西,看你吓着孩子!”老刘头一个激灵醒了。他思来想去弄不明白:明明现在是冰天雪地,哪来的洪水?我还在水里追鱼捉龙?双手接收金币,到时候落得一场空.?
    第二天吃过早饭,刘老太婆就觉得肚子发沉,老刘头赶紧叫来村里的接生婆,折腾到快中午的时候,孩子才生了下来。接生婆高葫芦大嗓道:“又是一个带巴的!”老刘头高兴地从火炉上的砂锅里捞出10个煮熟的红皮鸡蛋,塞到接生婆手里。
    送走了接生婆,老刘头扒开儿子的小被子,左看了右看,问老婆子:“你看他像谁?你,还是我?”没等夫人开口,他就抢着说:“像我!就是老大像你,剩下的都像我啦!”
   “你给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呢?”
   “排着叫呗!”
   “老大叫玉珂,老二叫玉珠,老三叫玉琦,这个出生前我梦见龙出大泽,就叫他玉泽吧!”
小玉泽,红红的小脸,一头发黑的绒发,二个垂肩大耳朵,浓眉大眼,炯炯有神。刘老头非常喜爱,天天逗小玉泽,可小玉泽从没有笑过,过满月那天,来了一屋子的亲戚朋友,小玉泽竟然大声的哭了起来,一家人轮流抱、哄、喂就是不行。哭声传遍了俩条街,是孩子病了?摸摸头前额,没有发烧。
老头子拿前面孩子们的玩具小泥娃娃、木马逗小玉泽,还是一个劲的哭,老爷子不耐烦了,顺手拿起一把小木枪,对着小玉泽说,哭哭、再哭我就毙了你小兔崽子。说来也怪,小玉泽看到小木枪竟然不哭了,小手抓住小木枪抱在了怀里,咯咯的笑了。刘老汉暗想:这小子,长大后说不定舞枪弄棒,干出点什么名堂来。
 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学堂

   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

  •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大泽

   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

  •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言

   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

  •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新建年产2000吨磺酰胺项目水土保持方案报告表公示

   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

  • 腹有诗书多浩气

    腹有诗书多浩气

  • 老年文苑百花鲜 园丁无私做贡献

    老年文苑百花鲜 园

  • 诗洋画海涌新潮 ——辛集市诗书画展巡礼

    诗洋画海涌新潮 —

  • 不忘初心 余热生辉 —辛集市离退休干部以诗联书画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

    不忘初心 余热生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