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城轶事

饼子泽传奇(2)之闹学堂

杜兴占 董文璞 辛集全媒体 点击: 2020-11-26 16:12:14

据《束鹿县志》载,明朝时西朗月村就有个廪生(秀才经过岁考和科考两试成绩优秀者,是秀才中的第一等)董一经。到清朝乾隆二十七年(1762),村里就办起了义学,有学田地...

    据《束鹿县志》载,明朝时西朗月村就有个廪生(秀才经过岁考和科考两试成绩优秀者,是秀才中的第一等)董一经。到清朝乾隆二十七年(1762),村里就办起了“义学”,有学田地59.93亩。这所义学,办了100多年,到同治十一年(1872)还存在。可见,西朗月村人历来重视教育。
    民国初期,西朗月村里有个王财主,为了教育他的儿子王江琢,腾出他们家的磨棚当学堂。他的这个儿子后来在束鹿县农村师范毕业后,当了“先生”。1929年,王江琢和张古庄的马更属、中里厢的周陪之、北口营的王济川、孟家庄的张志远配合泊庄村的共产党员徐树栋开展革命活动——秘密翻印共产党杂志《红露月刊》,散发革命传单,宣传马列主义,宣传共产党的主张,为创建束鹿党组织做出了贡献。这是后话,放下不表。
   当时村里出二十斗小米,请来了南吕村的郝恒春当先生。大约有20来个学生,年岁大小不一,也就不分年级了。周边河庄村、明了村、东朗月村、路家庄村比较富裕的家庭孩子,能交得起半斗米学费的家庭,也可以前来就学。学生们读背学习的就是四书五经、三字经、百家姓。还有就是唐诗300首。郝先生教书很认真,管理很严格,对学生们像对待自家孩子处处关心。
    这天,刘老爷子背着一个木板凳,拉着刘玉泽的手,刘玉泽斜挎着一个紫花粗布缝制的书包,来到了学校,见过了郝恒春先生。刘老爷子说,郝老先生,我把孩子交给你,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儿子,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嘛。玉泽不好好学习,你就调教他,该打就打,该骂就骂。郝先生说,这些孩子我会一样对待,好好学习就是了。
   郝先生看刘玉泽精明伶俐,很是喜欢他,每次提问都是先叫刘玉泽回答,刘玉泽对此很是反感。这天刚上课,郝先生叫刘玉泽把三字经背一遍,刘玉泽就背了几句就卡壳了。这个时候,刘玉泽反问郝老师:“你能背的下来吗?”全班的同学都看着郝老师,郝老师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说:“我是老师,当然会背下来了。”郝老师面对全班学生背了起来---人之初,姓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,苟不教,性乃迁。教之道,贵以专。郝老师口齿伶俐像竹筒倒豆,干净利索的背了下来。同学们吐着舌头,啧啧称奇。郝老师接着说:“三字经我还能倒着背给你们听。”郝老师背了起来:……宜勉力。戏无益。唯一经,戒之哉。勤有功,我教子。金满赢。郝老师倒背三字经,朗朗上口如高山水流。同学们张大着嘴,目瞪口呆。
“刘玉泽,”郝老师说:“今天你背不下来,就在教室外面去站着,什么时候背下来再回教室。”
  刘玉泽在火热的太阳底下晒的汗流浃背。凡是刘玉泽学不会,记不下来的,郝老师总是对刘玉泽罚站,自己就做在讲台椅子上,悠闲的看着同学们做作业。这天郝老师有事情放学早了点,刘玉泽跑到村南的道沟旁,摘了一大把蒺藜,刘玉泽想恶作剧:郝老师你叫我站着,你却坐着舒服,我得整治你一回。他用一张纸把蒺藜包好,第二天上课,悄悄把蒺藜铺散在郝老师的座椅上。郝老师是高度近视,也没有注意椅子上会有蒺藜。讲完课,给同学们布置了作业。大热天,郝老师穿着很薄,刚一坐下,就被蒺藜扎的,满屁股疼痛,一蹦跳了起来。赶紧用手拍打屁股,蒺藜又扎在了手上,痛的郝老师呲牙咧嘴。
“刘玉泽,快来给老师拔蒺藜。”
一屋子的学生捂着嘴笑。刘玉泽不紧不慢的走到老师面前。
“郝老师,这是怎么了。”
“快别说了,赶紧给老师把屁股上的蒺藜拔出来。”
“郝老师,你把屁股调到阳面,不然我看不见。”郝老师乖乖的把屁股调过来。
刘玉泽给郝老师拔蒺藜,不是直接拔,而是把蒺藜拧一下再拔下来,拔一个蒺藜,郝老师屁股就嘚瑟一下、颤抖一下。同学们都捂着嘴,不敢笑出声来。
  “郝老师,是谁叫老师受这个罪。”
郝老师说:“不要说了,这事我心里清楚是谁干的。”
郝老师屁股蛋子肿痛了好多天,不能坐椅子,只能站着讲课。讲课完了,还是站着。一直站了好多天。刘玉泽看到郝老师几天来的难受,很自责,不该这样惩罚郝老师。事情已经做出来了,后悔已晚。刘玉泽也没有勇气找郝老师承认错误。郝老师心知肚明不再追究罢了。
从此以后,刘玉泽很少再罚站。
刘玉泽是个好动不安分的人,一到课间,就是他的天下了,什么杠拳、创拐。学校院子中央有棵古槐,上课的大钟就在挂槐树上。是这里是同学们蹦蹦跳跳嬉闹玩耍的地方,也是刘玉泽爬树、打秋千的好地方。一天放学,郝老师拉起钟绳,刚刚敲响了一下,钟捶就掉了下来。幸亏没有砸住同学,郝老师一脸的惊恐后怕。同学们都围了过来,郝老师说:“谁要是能把钟捶绑上去,我就赏谁2个米糁子饼子吃,。”同学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不敢上树绑这个钟捶。这时候,刘玉泽说:“看我的。”他把钟捶用嘴一叼,像个小猴子一样,轻盈的攀爬到挂大钟的树枝上,双脚紧紧盘住树枝,全身腾空探到大钟下面,麻利的把钟捶绑了个结结实实。然后从高高的树上麻利的滑落下来。同学们齐声喝彩叫好。郝老师也当着全体同学表扬了刘玉泽。还兑现了奖励刘玉泽2个米糁子饼子。
米糁子饼子那个香啊,让刘玉泽刻骨铭心的记了一辈子!
和同学们踢房子或者拿起木棒当枪,两帮对着打仗。都是刘玉泽的头。两帮打仗后来发展成了东、西两头的攻坷垃仗。东头以刘玉泽为首领,西头以叶藏贵为头,吃过晚饭,两帮人马,抬筐、背布袋的把从村边水坑里捡出来的土坷垃,分东西两个战壕阵地,把土坷垃扔掷对方阵地。土坷垃满街乱飞,孩子们汗流浃背,浑身泥土,高喊着:攻啊!打啊!直到把运来的土坷垃扔完战斗才算结束。
一天,刘玉泽找到叶藏贵说:“咱们的战斗结束吧,咱一个村的不要打内战了,咱村老辈子就和路家庄有过节,给他们下个战书。咱们就以北章去东朗月村的东西道沟为界,和他们打坷垃仗。”
叶藏贵说:“好啊!”
刘玉泽说,“宣战书我写,你交给路家庄的路大涛就行了”叶藏贵高兴地答应了。
西朗月村和路家庄村的关系紧张,来自滹沱河发大水水淹旧城那年,滹沱河的滚滚大水先是吞没了路家庄村,还有路家庄村的千亩良田。路家庄村为了保住村庄、农田。把村北泄洪的道沟撅开口子,直淹西朗月村和村里的万亩土地。双方为了保住各自的家园,驻守在泄洪的大堤上,一次发生口角,竟然挥舞铁钎大打出手,双方都有伤害,从此结下了恩怨。
星期天的晚上,第一场战斗打响了。双方都在高喊着“冲啊!杀啊!打啊!”土坷垃如雨点飞落。双方没有受伤,打完土坷垃,胜利收兵。临撤出阵地,刘玉泽喊:“下个周日再战。”路家庄回应:“奉陪到底。”
这次再战,刘玉泽把几盏小黑油灯点着,放在路边的高处,路家庄阵地的土坷垃都向着油灯投过来。刘玉泽要这方人员躲的远点,不要投掷土坷垃。估摸对方“子弹”用完了,也看准了对方的方位,这才发起猛攻。土坷垃雨点般落在对方阵地。这时候听到对方高喊: “停止战斗,你们投破大涛脑袋了。”刘玉泽感觉事情不好,赶紧命令大家撤退回营。
第二天,路大涛的老爸找来学校,说儿子昨晚被投破脑袋,上了药,还在家里炕上躺着哩。郝老师一问,是刘玉泽带的头,把刘玉泽的板凳背上,叫刘玉泽背上书包。把刘玉泽送回家去。对刘老爷子说:“你家孩子是个本事人,我是调教不了了。”刘老爷子见把刘玉泽送了回来,又是陪不是,又是解释,又是自责,大骂刘玉泽不争气。
郝老师头也没有回,走了。
 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学堂

   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

  •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大泽

   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

  •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言

   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

  •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新建年产2000吨磺酰胺项目水土保持方案报告表公示

   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

  • 腹有诗书多浩气

    腹有诗书多浩气

  • 老年文苑百花鲜 园丁无私做贡献

    老年文苑百花鲜 园

  • 诗洋画海涌新潮 ——辛集市诗书画展巡礼

    诗洋画海涌新潮 —

  • 不忘初心 余热生辉 —辛集市离退休干部以诗联书画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

    不忘初心 余热生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