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城轶事

饼子泽传奇(3)之学艺旧城镇

杜兴占 董文璞 辛集全媒体 点击: 2020-11-26 16:16:17

这天,老太爷把5个儿子叫到跟前,说:我已桑榆暮年,你们也长大成人,理应自立门户,找寻生路。老太爷看老大、老二老实巴交,就叫他俩管理耕种家里的四亩薄地,叫老三刘玉琦...

这天,老太爷把5个儿子叫到跟前,说:“我已桑榆暮年,你们也长大成人,理应自立门户,找寻生路。”
老太爷看老大、老二老实巴交,就叫他俩管理耕种家里的四亩薄地,叫老三刘玉琦、老四刘玉泽、老五刘玉忠去学艺做小买卖。
正应了“三老坏”那句俗话:老三刘玉琦小名三黑,几个浅白麻子,总是迷逢着一双捉摸不定的小眼睛,嘴里哼着人们听不懂的小调。“老爷子让作小买卖,干什么呢?”他在赶集上庙时,看到一个卖缝制衣服用的“钢针”的,于是,他就一路跟了下去,看到这个买卖又轻松又洒脱,于是学会了卖钢针的说、唱,他的小酥嗓正好派上用场。卖钢针不下多大本钱,一块蓝布包袱,一小块木板就是全部家当。到了集上,找个地方,把包袱皮一铺,打个场子,施展“白沙洒字”的功夫,左边写上:小小钢针做的精,卖遍九州四大京。右面写上:山西泽州地道货,走过路过别错过。得,这块地方就是他卖钢针的地盘了。只见他左手拿着一块如算盘子大小的木板,右手拿出一把针,顺手一甩,八颗针排成一溜儿扎进木板。一边洒针一边唱:左手捏,右手撇,好似怀中抱明月。打一个汴梁满天星,再打个扬州万盏灯。打一个曹操夺中原,再打个唐僧去取经。你要嫌少俺再添……说着,又在木板上洒了几排针。““头号针能纳千层底,二号针能缝万件衣。三号四号老常用,针线活儿不可离。五号钢针虽然小,大姑娘小媳妇离不了……”一会说一会唱一边添钢针,人们听他唱得怪好听,总是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。人们看到木板上排得满满的针了,人们才争着购买。刘老三笑咪咪的一边唱着一边包针、加针。内行人说,他在包针时看似加针,实际上是去针,正如常说的:买的眼快,不如卖的手快。
看到哥哥很快学到了手艺,天生争强好胜的刘玉泽,想到旧城去看看,看能不能找到赚钱的营生。
旧城,是个千年古县城。那是隋开皇六年,也就是公元586年,安国县改名为安定县,县城就从深州的旧州村搬到了今天的旧城。隋开皇十八年(598)改安定县为鹿城县。唐天宝十五载丙申(756年)农历四月十六日又改鹿城县为束鹿县。直到明朝天启二年(1622)六月二十三,滹沱河发大水,把旧城冲了个一马平川,县城才搬到了新城。而束鹿县的名称延续到了1986年,才改为辛集市。
旧城集市历史悠久,形成于隋唐、宋,天启二年大洪水后一度萧条,清代恢复发展,民国初期又红火起来。农历逢双日叫集日,单日叫闲集,从腊月二十三起天天过年集,大年三十午还有半天年集。十八世纪的洋务运动对旧城大集产生过重大影响。旧城一带的大地主,不再满足于土地吃租,放贷收利,把大量的资金投放到天津、北平,发展商业、手工业等实业。同时在旧城投放资金建门市、办油坊、开花店、建仓囤粮,冀中所产的粮、棉、油大部分在这里集中,再发售到全国各地;一批批洋货如洋布、洋火、洋瓷、洋鞋袜、洋烟卷、西药、化妆品、美国“虎牌”煤油、“绿兵船”白面、意大利罗马钟、瑞士手表、日本手表、留声机及日本“三枪”、“僧帽”自行车,源源不断地从天津港通过滹沱河水运到旧城,充实到集市中。
中华民国成立后,天津、福建、武汉、广东、广西等外地资本家前来旧城经商,在商会协助下寻找合作伙伴。星秤铺开办了“祥益公广货铺”;“德胜”、“祥聚成”茶叶铺和云南、福建茶商合作,为其批发代销;南张村的和武汉人合办杂货铺,“万锦成”绸缎庄和天津、苏州、杭州纺织业资本家合作,买卖越做越大;“永合居”酱菜园,先与山东,后与保定人合办,生意很好,旧城一些绅士富商纷纷投资入股,以后逐渐变成多人控股的大商行。南方行商常住旧城客栈,客栈、饭店、茶馆、烟馆生意因之兴隆。各糕点铺所用红糖为台湾、福建所产蔗糖,青丝、红丝、玫瑰在每年八月十五前准时到货。冬季蜜柑桔、广柑、海南的“蜜菠萝”都是用竹筐,垫防冻蒲草,运到旧城批发零售。
旧城的集市主要经营粮、棉、油,影响力远及周边多个县市。深(州)武(强)饶(阳)安(平)、安国、深泽、无极。外地的商贩总是头一天(单日)赶着大车赶到,这样密集的集日在全国也极为罕见。
刘玉泽来到旧城,在旧城大集最热闹的大街中段,看到一个“卷子坊”正在招学徒,于是他就找到老掌柜的,说要拜师学艺。老掌柜说:“行啊,先帮我把这袋面粉倒到和面的盔里。”刘玉泽利索的把100斤面粉一提,轻轻的倒了进去。面粉没有一点淌起,袋子里的面粉还倒的干干净净。掌柜看他手脚麻利,一双有神的明亮眼睛,灵透精明,就把刘玉泽收下做了学徒。
“卷子坊”以制作售卖酵面卷子(馒头)为主,也卖饼子。刘玉泽眼珠一转,想:这个“卷子坊”买卖很大,一般小作坊是扛不动的,与他抗衡你是没有饭吃的!学作饼子,适合老百姓消费口味——有多少人赶集能吃得起馒头?买个小米面饼子又解饥又解馋;根据本钱多少铺面可大可小;即便自己开店,也不会与老东家“争地盘”。主意一定,就格外讨好作饼子的师傅:师傅腾下手来,还没有落座,刘玉泽就端着茶壶茶碗伺候着。夏天则从后腰上抽出大蒲扇给师傅扇凉。晚上,买来两毛钱的“炉香”、两毛钱的衡水老白干,看着师傅自斟自饮,把这半斤炉香、半斤酒放进肚里,微醺之际,钻入被窝——刘玉泽早早给师傅铺好了被窝,里面放好酱釉瓷暖水壶(汤婆子)暖着被窝。师傅干活时,刘玉泽注意师傅的手艺:小米面、玉米面、黄豆面的比例各放多少,和面时水的多少、温度高低,团饼子时的手法,个头的大小,蒸饼子的时间。一遍遍的看,一遍遍的记,直到烂熟于心。从14岁入行,3年后出徒,也就16岁了。于是,他找了个离“老东家”稍远一点的地方,开起了刘记饼子铺。还把学艺无门的五弟刘玉忠收留在自己身边。
饼子,分大锅贴和大笼蒸两种,各有一番风味。刘玉泽练就了在八印大铁锅里贴饼子的“一着鲜”:在大锅里添一瓢水,水开后,刘玉泽手腕一抖,一个个饼子稳稳地贴在锅边上。锅里的水一烧干,饼子正好熟透了。用大铲子在锅边一转,饼子应声落到锅底,一个个满是焦黄饹馇的大饼子,透着一股特殊的香味。趁热夹上块咸肉,别提多好吃了!蒸饼子呢用笼屉,一个个饼子像从模子了脱出来的,大小一致,横看横成行,竖看竖成垄。一掀笼,甜丝丝、香喷喷的饼子味道钻进了人们的鼻孔里,沁人心脾,人们深深吸了又吸,闻了又闻,都想多享受一会儿这地道的家乡味道。刘玉泽蒸的饼子个大实惠又便宜,周围的店铺,都把这“饼子”作为给小伙计的主食。赶集的人们都来尝新鲜,他的饼子铺外,三丘的一个年轻女人开了个卖老豆腐的摊,人们都喊她“豆腐西施”。人们饿了,买一个饼子,就一碗老豆腐,又实惠又解馋。北章的一个小伙子也摆了一个扒糕挑子,也吸引来不少吃客。十里八乡的村民们也都慕名而来,散集时买刘玉泽的饼子给家人尝鲜解馋。饼子泽的饼子实惠、味道好,一传十,十传百.饼子泽的饼子很快在旧城周边出了名。随着买卖的不断扩大,他从周围村庄招了七八个小伙计。刘玉泽的买卖越做越大,名气越来越响.刘玉泽的名字没有人再叫,都知道“饼子泽”这个响当当的名字了。
 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艺旧城镇

   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

  •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学堂

   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

  •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大泽

   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

  •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言

   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

  •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新建年产2000吨磺酰胺项目水土保持方案报告表公示

   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

  • 腹有诗书多浩气

    腹有诗书多浩气

  • 老年文苑百花鲜 园丁无私做贡献

    老年文苑百花鲜 园

  • 诗洋画海涌新潮 ——辛集市诗书画展巡礼

    诗洋画海涌新潮 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