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城轶事

饼子泽传奇(4)之被逼拉杆子

杜兴占 董文璞 辛集老干部 点击: 2020-11-26 16:17:23

在旧城集市上,饼子泽的饼子铺越干越红火,每天忙的不可开交,小伙计们个个顾不上擦满脸的汗,口渴忘记了喝水。都想着多挣几个子儿,好接济家用,让爹娘能吃口饱饭,多攒几个钱也能早日...

在旧城集市上,饼子泽的饼子铺越干越红火,每天忙的不可开交,小伙计们个个顾不上擦满脸的汗,口渴忘记了喝水。都想着多挣几个子儿,好接济家用,让爹娘能吃口饱饭,多攒几个钱也能早日娶上个媳妇,早生几个娃儿。
   一天,刚蒸熟了一锅饼子,两个小伙计刚抬下了两笼屉饼子,这时候,走进了两个人。歪戴着帽子,倒背着枪,兵不是兵,民不像民。原来他们是旧城商会雇佣的护卫人员。其中一个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老板呢?恭喜了!”饼子泽赶紧跑过来说:“老总,有什么吩咐?”那个人说:“跟我们走一趟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”饼子泽说:“别急,两位先垫补个饼子夹肉。”只见一个人用脚踏住蒸笼的把手,用力一踩,一笼饼子都倒扣在地下。另一个兵也如法炮制,打翻了另一笼饼子。饼子泽敢怒不敢言,只是陪着笑脸说:“老总息怒,我跟你们走!”
来到商会,两个兵把饼子泽领到一个房间。只见五六个护卫横七竖八地倒在炕上,七长八短地哼哼着。有的嘴里吐着白沫,“看!这是中午吃了你们的饼子,俺伙计们上吐下泻,你说怎么办?!”“先看病,先看病!”“那就完了?!”“你们说怎么办?”“按规矩,罚大洋300!”“哎呀,我那小铺一年也挣不了300啊,少点儿吧。”“少点儿?好啊,那就500吧!”“300,300就300吧!”饼子泽明明知道这是被敲竹杠,也是有口难辩。回到店里,东拼西凑、东摘西借把300块白花花的大洋送了过去。
饼子泽那个揪心啊——这可是一年的小铺的流水啊,没有本钱,怎么营业?怎么给小伙计们发工资呢?!这简直是逼死人不偿命啊!
 晚饭后,小伙计们看着掌柜的满脸愁容,谁也没有走开,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:“这明明是个圈套!”
“他们说是保护商家,背地里却编着法儿的坑商家。”
“他们这是明抢啊!”
“咱们那就暗夺!”
“有两杆破枪就成了王啦!”
 饼子泽听伙计们议论,心里有了主意:“对。弄几杆枪,抢富户。”
于是,饼子泽趁热说:“弟兄们,咱的本钱找不回来,买卖没法做,咱吃什么?既是弟兄们有心干,那咱们就白天做买卖,晚上就去砸明火——抢富户。”
饼子泽还规定:喜丧事、邮差货郎、走村行医、算命摇卦、鳏寡孤独、大车店、棺材铺等都不准抢,旧城里的商户不准抢。小伙计们连声地喊“好”。
一个伙计说:“没有名号不发家,咱既是立了山头,得打出个旗号啊?”
一个接话说:“那还不是现成的,咱就报号‘旧城饼子泽’。”
大家都表示同意。
他们刚刚组成杆子,正好有八个小伙计,就分别做了“四梁八柱”。
原来,土匪有一套比较完整的组织和规矩。其总头目叫“大当家的”或“大掌柜的,内部呼为“大哥”。其下有二掌柜,再往下有“四梁八柱”,四梁分里四梁、外四梁,合起来即为八柱。下面一般匪徒称“崽子”。里四梁指的是炮头、粮台、水香、翻垛的。炮头是执法行刑的,他必须“管直”(枪法准),百发百中。在和敌人交锋时,他能在关键时刻一枪定夺大局。粮台管粮食、蔬菜的储备、供应,到百姓家就食时,还要检查该户有无传染病,食品是否有毒。水香负责分配站岗、放哨。每砸开一个窑(攻下一个地方),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卡子(哨兵)。翻垛的,是溜子里的军师、参谋长。他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。行动前,他要占卜凶吉;遇险时,他要祈神庇佑。外四梁指的是秧子房掌柜、花舌子、插签的、字匠。秧子房就是票房,是关押人票的地方。其掌柜的大都心狠手辣,催票时割耳朵、割鼻子,毫不手软;过期不赎票,也由他和手下人撕票。花舌子负责给票主家送信、讲价。这种人一要善于查明票主家底,二要巧言善辩,要对方拿出更多的钱来。插签的,也有叫稽查,主要负责勘察打劫的目标、路线,保证万无一失。字匠主管文墨。给票主写信,与外界的文字交道,都由他负责。有的字匠还会刻印、模仿他人笔迹等。
他们抢富豪、砸明火、打家劫舍、绑票,与传统的土匪队伍毫无二至。不过,他们也遵循着“好狗护三邻、好汉护三村”的江湖义气。这支队伍毕竟起于草莽,对老百姓还有着同情心。刘玉泽与伙计们约定:我们的队伍不能祸害当地老百姓,主要抢大户的金银细软,得手后再开仓放粮,让当地老百姓也沾点光,也能起到收买人心的效果。绑票主要是绑富豪家的孩子,每票一、两千块银元。与票主约定时间、地点赎人——一手交钱一手交人。如若到期不赎人就撕票——钉活财神(在门板上钉死)。其实,这是吓唬人的。他们的目的是要钱,是不会结“死仇”的。
某天傍晚,踩盘子(即踩点子,事先侦察要劫的对象)的回铺汇报说:“跟头蔓(张)古庄一个大财主,开着一座油坊、一座粮店,听说刚卖了一处宅院,有钱。他有一个儿子,儿子有一个芽儿(小伙子),还有一个豆儿(姑娘),盘儿亮(脸好看)。他家没有搂金子(狗),但是个响窑(武装的院落),有两个蹲竿(护院)的。”
据说,这两个护院的是礼璨人。礼璨人人人练武,形意拳是他们的“家传”。他们习的形意拳,祖师为道光年间河北深州人李洛能所创。基本内容为三体式桩功、五行拳和十二形拳。三体式为形意拳独有的基本功和内功训练方式,有“万法源于三体式”之称。五行拳结合了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思想,分别为劈拳(金)、钻拳(水)、崩拳(木)、炮拳(火)和横拳(土);十二形拳是仿效十二种动物的动作特征而创编的实战技法,分别为龙形、虎形、熊形、蛇形、骀形、猴形、马形、鸡形、燕形、鼍形、鹞形、鹰形。形意拳实战技法快速突然,交手时先发制人,且动作严密紧凑简洁朴实。
根据探来的情况,饼子泽登上正座,吩咐四个武功高强的最先上房,制服两个护院的;另两个人控制西屋的小两口及儿女;饼子泽带一人直扑房瓦(即正堂)。
因为这是一年来最大的一笔买卖,晚饭时小伙计们都很兴奋,每个人都吃了七八个饼子。然后,和衣迷糊了一会儿。天黑后,他们向张古庄进发。亥时,他们来到张古庄村东,因时间还早,只好躺在一片高粱地里隐蔽。高粱叶子刷拉拉响着,籽粒饱满的穗头,一俯一仰,像给这帮小伙子鞠躬致敬。偷食的小老鼠们来来回回、窜上窜下地忙着,为它们能熬过寒冷无食的冬天准备着。小伙计们仰望着天空,没有一丝月光,只有星星眨着眼睛,不知是在嘲笑还是羡慕他们。
丑时,四个人用“扒钩”攀上屋顶,搜寻到两个护院的位置,没有等他端起枪,就被夺了过来。两个护院的倒有些功夫:一把将第二个扑上来的推了出去,闪电般的踢出一脚。夺枪的那个从背后抡起枪管,用枪托横扫了过去,那保镖高大的身躯直直的飞了出去,第二个人飞身上前,把他捆成了个“粽子”。
在这个过程中,饼子泽拨开堂屋的门栓,老头老婆在被窝里早哆嗦成一个蛋!饼子泽喝道:“我是‘旧城饼子泽’,今天向你借两千大洋!”老头老婆开始装死不说话,他想拖的时间一长,惊动了乡邻,土匪就该跑了。饼子泽再问,老头说“我没有那么多钱!” 饼子泽说:“一千有吧?”“没有!”
饼子泽看老头是个“看财奴”,不见棺材不掉泪!于是,他走出堂屋,喊道:“切(西)方的听好了,接财神(绑票)!”听到号令,制服护院的四个人赶紧跑进西屋帮忙,掠起个芽儿就走。字匠将事前写好的条子扔到他们的被窝上,上面写道:限明日午时带两千大洋到旧城接活的,三天后可带500接死的。落款是“旧城饼子泽”。
第二天下午,没有来赎。饼子泽叫小伙计买来一个猪头,割下口条上的一个小边,让“花舌子”(送信人)送往被害者家中。声称是其小孩的舌头,并威胁再不按要求赎票,则三天送其耳,五天送其眼,十天送其人头。票主买卖很大,却看的一个银元比头还大。可是只有这么一个孙子,这是“根”啊!儿媳妇又整日的嚎啕大哭,老太爷只好忍痛拿出1000大洋,央人到旧城求情,赎回了孙子。
饼子泽总是“要大价,收小钱。”他常说:“每次实际能收多少,要看他的家境,没有多,有少。要崩了,我也不好收场。不能结死仇。”
   有这1000大洋,饼子铺又转动起来,小伙计们高兴的不得了!
 
 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饼子泽传奇(4)之被逼拉杆子

    饼子泽传奇(4)之被

  •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艺旧城镇

   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

  •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学堂

   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

  •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大泽

   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

  •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言

   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

  •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新建年产2000吨磺酰胺项目水土保持方案报告表公示

   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

  • 腹有诗书多浩气

    腹有诗书多浩气

  • 老年文苑百花鲜 园丁无私做贡献

    老年文苑百花鲜 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