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城轶事

饼子泽传奇(5)之就食三丘岗

杜兴占 董文璞 辛集全媒体 点击: 2020-11-26 16:18:48

拉起了杆子,锅伙越来越大,消费也大了起来。要维持消费,就得不断干活,可哪里有那么多活可干呢?!一次一两千块大洋的活,半年六个月的碰上一次就不赖了!...

拉起了杆子,锅伙越来越大,消费也大了起来。要维持消费,就得不断“干活”,可哪里有那么多“活”可干呢?!一次一两千块大洋的活,半年六个月的碰上一次就不赖了!
一天晚饭时,有个崽子发起了牢骚:“这饼子就萝卜老咸菜的日子咱们过了二十天了。”另一个崽子接话说:“是啊!肚子里一点油水也没有了。”
听着小伙计们的话,大掌柜的饼子泽也心里不好受。
晚饭后,大掌柜的说:“翻垛的,陪我出去遛遛!”
他们出了旧城北城门洞,顺着道沟往北走,到三丘村南往西而去,来到了三丘岗上。
三丘岗,是现实的称呼。元明时叫“束鹿岩”,又叫“三丘古洞”,是束鹿县的一大盛景。明河南按察司兵备佥事贾衡(约1507—1589),在所作《束鹿县赋》中写道:“其山则岧峣岑嵂,蓊郁笼葱,有三丘之古洞,为一邑之奇峰。”其实,“束鹿岩”是黄河流经我们这里留下的杰作——就是三个大沙土岗子!
他们二人在三丘岗上慢慢转了一圈,几棵白杨树、榆树上,几个鸟窝歪歪斜斜地架在细细的树杈上;一地苜蓿草,稀稀落落地开着紫色的花儿,间或跳起几个蚂蚱小虫。
他们在一棵树下坐下。“翻垛子”说:“大掌柜的,你别看现在这里这么荒凉。过去这里兴盛时,可是文人墨客聚会游览的地方。在这里还有一个‘金马驹子’的传说呢!”
于是,“翻垛子”的讲了起来。
过去,这里的山顶上,有一座石头庙:石头墙壁石头顶,石头锁锁着石头门。每天深夜,隐隐约约能听到马拉磨的声音,人们传说那是个金马驹子在磨金豆子。
一年,一个“南蛮子”来到三丘岗下,在刘开山的黄瓜地里,看上了一根刚开花的黄瓜,拿根红丝线绑在了枝蔓上。对刘开山说:“我买下了这根黄瓜,一定要等我来摘。”入秋了,黄瓜都下架了,那个“南蛮子”还没有来;该拉秧种秋菜了,“南蛮子”还没有来。刘开山想:“不知南蛮子有什么用?我不能光等他耽误了种地啊!到时候还不知道能给几个钱。”于是,他摘了下来,小心地放在了佛龛里。
几天后,南蛮子急匆匆地来了,一看,地净场光,空无一物,他惋惜地又是跺脚又是拍手。刘开山却埋怨起他来,接着话锋一转,使出了激将法:“我家里还有两筐没有卖,你随便拿!”“那有什么用!我相中的那根,是开石门石锁的鈅匙。”
南蛮子懊悔地走了。半夜十二时,刘开山从佛龛里请出那根黄瓜,悄悄地来到山顶石庙旁。他拜了天拜了地,又冲着石庙拜了三拜。那根黄瓜一挨石锁,啪拉一声,连锁带门一下子开了,一匹小黄马正在拉磨。他赶紧摸了摸磨下来的金豆子,粗粗拉拉的扎手。他抓了两把金豆子往兜里一放,赶紧去卸磨,准备要牵走这个金马驹子。金马驹子刚到门口,打了一个立桩,脖子往回一缩,石庙门“咣当”一声又锁上了。他从兜里摸出来一看:真是金豆子!他真后悔光贪金马驹子没有多抓几把金粉。不过,凭着这两把金豆子,刘家还是发起了家,一代代变得家大业大。
“翻垛子”讲完这个故事,饼子泽说:“是啊,人不能太贪!可是现在我不能让弟兄们吃不饱饭啊!”
这时候,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饼子泽往东北一看,三丘村已是一片黑咕隆咚,只有一个大院还灯火通明,不断传来人吆喝马叫的声音。
饼子泽说:“走,到这一家去串个门。”
这一家,位于东西大街路北,东南角开着两扇包铁的大稍门。
饼子泽进得院来,抱拳道:“主家,打扰了!”
这时候,一个飘着白须的老者,赶紧迎上前来:“抱歉抱歉!慢待了!哪里的朋友?”
饼子泽又一抱拳:“旧城饼子泽!适才在三丘岗上闲逛,看到你这里灯火通明,顺便来看看。”
老者听了,心中一哆嗦:“这回不破费不行了!”赶紧说:“请上房坐!”
来到北上房,靠北墙一张条案,条案前放着一张八仙桌,东西各放一把太师椅。大家分主客坐定,主人忙说:“刘大英雄的威名如雷贯耳!”
饼子泽说:“老爷子贵姓?”
“粘您的光,同姓戳刀刘!”
“一家子,一家子!”
“刘大英雄,有什么需要老朽的请吩咐!”
“既然当家子说到这了,我的弟兄们好长时间没有吃过肉了……”
“明天中午我就在蔽宅请客!酵面卷子炖猪肉,三头猪够吗?”
饼子泽看他如此敞亮,连说:“劳您破费了!”
从老刘家出来,饼子泽心情轻松了很多,亨着小调一溜小跑回到了旧城。
第二日吃早饭时,“翻垛子”说:“大当家的找到了一个饭门,今天中午吃炖猪肉菜!”
小伙计们嗷嗷地叫了起来。
第二日九点,饼子泽带领小伙计们来到三丘刘家,院子里摆开了八张八仙桌,又宽又长的条凳围在八仙桌四周。桌子上早摆上了八个凉菜——凉拌猪头肉、红油猪耳丝、芫荽肚片、卤肥肠、油炸花生米、卤煮鸡、小葱拌豆腐、老虎菜。
原来,昨晚饼子泽走后,刘财主赶紧吩咐管家的,叫大把式套上一挂大车,到旧城肉杠上定了三头白条猪和三套熟的猪头猪蹄红白杂碎,装了三大缸衡水老白干。连夜找来八个刀功了得的厨子,开始操持。
一个小伙计看着条凳好奇,竖着戳了起来。“翻垛子”一看,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:义和拳!他赶紧报告给大当家的。
开席了,饼子泽和刘老先生自然坐在主席。
刘老先生端起酒碗,说:“各位英雄光临寒舍,使我小院蓬荜生辉,不胜感激涕零!准备不足,万请担待。刘某在此谢罪了!我先敬大伙儿一碗。”
小伙计们起着哄,喝五吆六地喝着。
席间,饼子泽说;“敢问老先生,小伙计们坐的凳子的来历吗?”
“那是三十五年前,我爷爷闹起了义和团,就在这个院里开的香堂,收了180个徒弟,每天在三丘岗上练拳脚。这凳子是他们练功的物什,也是他们睡觉的床。庚子(1900)那年,十月二十五那天夜里,我爷爷带领义和团的弟兄们,杀进了旧城,用小斧头夺了不少法国鬼子的洋枪!”
“刘先生是英雄世家啊。失敬失敬!”
“不敢不敢!”
“老先生若不嫌弃,就认下我这个本家侄子?!”
“太抬举老朽了!哈哈哈!我又多了个好侄儿!”
吃饱喝足,散席的时候,饼子泽命令道:“1队收拾碗筷,2队收拾桌凳,3队清扫院子。完工后去三丘岗练拳脚!”
这时候,刘老先生给管家使了个眼色,管家让两个长工从东厢房里抬出来一红荆框成封的大洋。刘老先生说:“这是500块大洋,弟兄们随便拿。”
“啪!”饼子泽一拍桌子:“谁也不准动!”
手快的拿了起来,手慢的人也到了桌前。拿了的赶紧放回原处,手慢的拍拍手退了回去。饼子泽接着说:“刘大叔这么义气,你们也不要不知进退!干我们这一行不是为了发财。”
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了。今后,你们缺什么就来我刘家拿,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!”
自此,三丘刘家成了饼子泽的“堡垒户”,遇到风吹草动,他们就跑到三丘岗上,刘老先生就会给他们送饭送水送给养,直到这支队伍被河北游击军收编,走上革命道路之后。
 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饼子泽传奇(5)之就食三丘岗

    饼子泽传奇(5)之就

  • 饼子泽传奇(4)之被逼拉杆子

    饼子泽传奇(4)之被

  •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艺旧城镇

   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

  •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学堂

   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

  •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大泽

   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

  •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言

   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

  •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新建年产2000吨磺酰胺项目水土保持方案报告表公示

   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

  • 腹有诗书多浩气

    腹有诗书多浩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