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城轶事

饼子泽传奇(6)之探监李庆锁

杜兴占 董文璞 辛集老干部 点击: 2020-11-26 16:20:10

旧城的大街上,贴满了国民党政府的布告。饼子泽挤进围看的人群,仔细看着布告的内容,其中有:李庆锁,男,27岁,犯抢劫、杀人罪,后面还有几项罪行,饼子泽没有心思再看下去。...

 旧城的大街上,贴满了国民党政府的布告。饼子泽挤进围看的人群,仔细看着布告的内容,其中有:李庆锁,男,27岁,犯抢劫、杀人罪,后面还有几项罪行,饼子泽没有心思再看下去。
   李庆锁是安平县周大转村人,与束鹿县的吴王、马疃是邻村,相隔一里地。他从十几岁上就跟着父亲给地主打短工,春冬两闲的时候就挎个篮子走村串户赶集卖糖球。他身高体壮,豪放不羁,胆大心野,好打抱不平。稍大到保定曹锟部当兵吃粮,他看不惯地方当局对士兵和百姓的欺凌,愤怒砸了保定的戏园子。地方报到军队,不问青红皂白,关了他的禁闭。他受不了军阀长官的窝囊气,就赌气跑回了家。家中生活无着,老婆有病无钱治又遭人欺负渐成疯癫。李庆锁一怒之下,拿出从部队偷回来的撅枪,做起了不下本钱的“土匪”生涯——专抢为富不仁的大财主,渐渐结实了一些社会底层的绿林好汉,结为兄弟,饼子泽就是其中最要好的一个。
因为李庆锁经常在束鹿县作案,束鹿县国民政府的县长多次派马快捉拿他。一次,束鹿县与安平邻村的吴王唱大戏,李庆锁也来看戏,被束鹿县的马快头子张庆祥抓住,五花大绑押到新城,入了死牢。
饼子泽看了布告,不觉心中难受。在回饼子店的路上,饼子泽想:李庆锁没有把自己掩护窝藏他的事儿抖搂出来,仗义担当,有情有义,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,没有连累自己,却被判死刑。我饼子泽说什么也得去监狱看看庆锁哥,看看他还有什么后事交代。以后我会料理报答。
   饼子泽包了一包袱饼子,切了4斤猪头肉,买好2斤山东大叶子烟,又叫裁缝缝制了一条紫花布的棉袍。他徒步出旧城南城门,斜走赵家庄官道,过刘家庄、和睦井,奔向新城。
    新城监狱坐落在新城北门东面,饼子泽从北城门穿过大牌坊,顺北大街往南,在丁字路东拐,出老虎嘴巷,直走东顺城街,终于来到了县城监狱。一看,监狱两扇大铁门紧闭;一问:午饭时间刚过,不办公。饼子泽也饥肠辘辘。在附近找了个小店,吃了一碗羊杂汤、一笼牛肉蒸包。
回到监狱门口,大门已开,陆陆续续有进出的办公人员,门口狱警问饼子泽干什么?饼子泽说:“来看看大哥李庆锁,给他送点东西。”狱警说:“你没有预约,也没有上面的指示,李庆锁又是个重刑犯,见不了,你赶紧离开这里。”饼子泽说:“我跑了五、六十里路,来见哥哥最后一面,你就通融一下吧。”“怎么通融?!”狱警有些不耐烦了。饼子泽这时候,拿出两块大洋,不动声色地摁到狱警手里,说:“兄弟买包烟抽吧。”狱警一看这是个会来事的,一定是道儿上的人,也就不敢得罪,马上变了脸色:“兄弟也有难处,容我进去和上司通融通融。”
不过半袋烟功夫,狱警出来朝饼子泽招手,叫他进去了。
在接待室终于见到了李庆锁,俩人见面拥抱,饼子泽含泪不敢哭出声来。李庆锁说:“弟兄见面高兴才好。”饼子泽把拿来的东西给李庆锁,李庆锁抱拳表示谢意。一挥手,叫一旁的狱卒把饼子、猪头肉拿去,只留下了大叶子烟。看狱卒走了,饼子泽说:“卢沟桥事变,小鬼子进了咱华北,国民党政府又不敢抵抗。世道要变,天下大乱了。我回去就组织一帮人,准备打日本鬼子,不能叫小日本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,横行霸道,为所欲为。当然,第一件事就是劫狱救你出去,你也瞅准机会,能跑就跑。”李庆锁说:“小点声,不要叫狱警听见。我有一事相求,我在辛集布袋街德顺典当行放着25根金条,你把他取出来,20根用作组织队伍的底金。由你负责管用。其他五根,两根给我爹娘,报答养育之恩,两跟给我妻儿,一定说服媳妇叫她另嫁,把孩子抚养成人。剩下一个根,送给安平南王宋南口的王翠花。她救过我的命,又相好一场,我无以报答,最后的表示吧。”饼子泽说:“我都记住了,回去后我就按你的意思办理。”狱警催促:“会见时间已到。”这时候李庆锁把棉衣撩起,用嘴咬开衣角,从棉絮里掏出一张典当行的银票,和一枚和田玉“李庆锁记”印章。告诉饼子泽拿着这些就能取出金条了。饼子泽赶紧收藏好。狱警再次催促,要饼子泽马上离开。李庆锁紧抱拳头,和饼子泽诀别。
饼子泽从新城监狱出来,顺原路出得北城门,一直往北走去,经路过村、黑旗营。他看到,大部分庄稼都已收割,露出的土地,显得那么干瘦干瘦的,有的还裂开了一道道宽窄不一的缝子。在他的眼里,满眼一片灰色,毫无生气,一切都没有了生命的迹象,是那么的凄凉!冬天天短黑得早。出了黑旗营村天就快黑了,饼子泽想:“再往北走就是双柳树村了,就在双柳树村住一宿,明天再走,顺便来看看多年未见的姐姐。”
他的姐姐远嫁到这里,路途远,又没有车马等交通工具,也很少见面。想起姐姐在家时照顾自己的情景,想起姐姐背着自己去旧城赶集,买2个烧饼舍不得吃都留给自己。他觉得俩手空空去姐姐家,很是寒酸。这个时辰,又能去那里买东西给姐姐呢。
天黑下来了,吃晚饭的时候,饼子泽来到了双柳树村的南寨门。寨门上有个守门的门丁走来走去,饼子泽开口招呼:“老乡,给开下寨门。”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“串亲戚的。”“哪有天黑串亲戚的?!”刘玉泽说:“我是从城里过来,天黑才赶到这里的。想在我姐家借宿。”看寨门的说:“我们村长有交代,天一黑就不许开寨门了。”饼子泽恳求说:“张球子是我姐夫,天这么黑了,我住一宿就走。”把寨门的连说“不行不行。”饼子泽说:“你去把你们村长叫来。”把门的说:“村长睡了,你还敢打扰村长?!”饼子泽再次问:“你开还是不开?”“不开不开就不开。”把门的连说三个不开。第三个不开还没有说完,饼子泽掏出盒子枪,照着城门就是两枪,正好打断了城门上的枣木门腰穿。寨门吱呀一声自动开了。然后补了一枪,不偏不倚,正打碎他手中提着的桅灯。吓得把门的连连求饶。饼子泽说:“我在你们村住一宿,叫你们村长起来,给我站岗,明天不见我不许撤岗。你只告诉他,我是旧城的饼子泽。”一听饼子泽,把门的吓傻眼了,浑身哆嗦打颤,忙说:“是是,我就去告诉村长。”
    把门的告诉了村长,村长马上穿好衣服,说这可不是善茬,不能得罪,也不敢得罪。
村长亲自带领三个随从,一直在饼子泽姐姐家门口守着。天明了,饼子泽没有出来,天快半晌午了,饼子泽还是没有出来。他姐姐端着一簸箕棒子出来磨糁子。村长低头哈腰问她姐姐:“您他大舅老爷还没有起身?”姐姐说:“我醒来的时候,他早走了。桌子上留下五块大洋。”
    门窗未动,饼子泽是怎么离开姐姐家的?又是怎样跳下两丈高的寨门离开双柳树村走了?至今还是人们猜测的谜团和谈论的话题。
 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饼子泽传奇(6)之探监李庆锁

    饼子泽传奇(6)之探

  • 饼子泽传奇(5)之就食三丘岗

    饼子泽传奇(5)之就

  • 饼子泽传奇(4)之被逼拉杆子

    饼子泽传奇(4)之被

  •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艺旧城镇

   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

  •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学堂

   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

  •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大泽

   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

  •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言

    《饼子泽传奇》之前

  •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新建年产2000吨磺酰胺项目水土保持方案报告表公示

    辛集市阿尔法生物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