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城轶事

饼子泽传奇(7)之夜探小兰花

杜兴占 董文璞 辛集全媒体 点击: 2020-12-01 09:34:18

旧城这个古老的小城,是过去的老县城,有着一千多年的历史,逢双集日兴腾了500多年,这里是粮食、棉花、瓜果梨桃的集散中心。热闹的旧城集市,有前后两条大街。
旧城大集有多种...

旧城这个古老的小城,是过去的老县城,有着一千多年的历史,逢双集日兴腾了500多年,这里是粮食、棉花、瓜果梨桃的集散中心。热闹的旧城集市,有前后两条大街。
    旧城大集有多种小吃、名吃。有贾元府的卤煮鸡,齐家的牛肉蒸包,刘家的“一篓油”烫面饺,张家的后悔汤,寨子村老王家的扒糕,贾家饭庄的秦椒料、炒杂伴、肥肉炒饼,最出名的就是饼子泽的小米、黄豆饼子了。
    刘玉泽在旧城东西街路南,租用他堂姐的几间西房,开了这个饼子房,因为做的饼子用本地产的小米、黄豆为原料,当地大口井水合面,做出来的饼子格外暄腾、入口香甜而出名,周边县城和村里的人们,只要到旧城赶集,都会来买刘玉泽的饼子解解馋。人送绰号“饼子泽”。刘玉泽的饼子好吃,一传十,十传百,名声越来越大了。
    1935年7月28日,这天是旧城的集日,挤挤攘攘的人群热闹了起来,饼子泽刚刚出锅的一锅热气腾腾的饼子,人们围着抢买,饼子泽说:“还是老规程,排上队买吧。”人们自觉的排起来长龙,饼子泽招呼着小伙计卖饼子,自己看着排队的人群。他发现长队中间,站着一个18、9岁的女子,上身穿一四蓬綜红绿相间方格土布小袄,脖子上围一条鲜红的围巾,一双水灵的大眼睛,像一汪清澈的泉水.忽闪忽闪,羞涩的看着饼子泽。这个时候,饼子泽看到,姑娘的左边衣兜伸进去一只手,瞬间盗走了姑娘的钱包,这个时候,饼子泽离盗贼有一丈多远的距离,没有办法一把抓住他。说时迟,那时快,饼子泽抄起两个热饼子,朝盗贼的脸投去,不偏不移,把盗贼的两只眼糊住,盗贼被烫得呜哩哇啦乱叫,掉头就跑。饼子泽隔着笼屉,纵身一跳,右腿一扫,给他个一扫堂腿,盗贼身体失去平衡应声倒地。饼子泽上前,用脚踹住盗贼的右手,下踹发力,只听咔吧一声,两个手指断裂,盗贼痛得呲牙咧嘴,连喊:“爷爷饶命!”饼子泽说:“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是谁的店,你也敢在这伸出你的三只手。”盗贼连连求饶::“小的有眼无珠,再也不敢了。”“去把钱包还给你姑奶奶,赔礼道歉,快快滚蛋!”饼子泽以命令的口吻说,盗贼顺从的走到姑娘面前,连连说:“打扰姑奶奶了。”低头把钱包还给了姑娘,一溜烟朝城外逃去。
    姑娘拿到钱包,一脸惊恐,竟然大哭起来。饼子泽刚要上前安慰,姑娘一口气没有上来,竟然昏倒在地。在众人的帮助下,把姑娘抬到屋里,饼子泽又是掐人中,又是用温水给姑娘擦脸。不一会姑娘清醒了过来。“小妹子是哪个村的?叫什么名字?”“俺家是北吕村的,叫兰花,乡亲们都叫我小兰花。你给我拿回了钱包,还救了我一命,这100块钱,是我半年织布挣来的,来集市给母亲抓药的钱,早就听说你家的饼子好吃,慕名而来,想买几个给老娘尝尝,就碰上了这档子事,没有你出手相助,我还不定怎么样呢?我得好好谢谢你,叫你一声哥哥好吗?”饼子泽平静的一笑,“我叫刘玉泽,西朗月村的。以后你再来旧城赶集,这就是你落脚的地方,喝个水,吃个饼子的,很随便。要是有人再欺负你,就说给我,我好好修理他。”临走,饼子泽给小兰花包了10个饼子,说带回去叫家人都尝尝。小兰花非要给钱。饼子泽说,“今天我认了你这个妹子,你也认了我这个哥哥,别的什么也不要说。”饼子泽执意要用自行车送小兰花回家,兰花说什么都不肯。
    送走了小兰花,刘玉泽心里好像缺少了什么,小兰花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一直在脑海里忽闪,饼子泽喜欢上了小兰花。小兰花回去后,那天的事情,就像拉洋片一样,来回的在眼前呈现,她非常后怕:当时没有饼子泽,自己的钱就丢了,没钱给俺娘抓药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刘玉泽的音容笑貌深深印在小兰花脑海。就这样,小兰花有事无事,隔三差五总要编个事由去旧城赶集,看看玉泽哥,和他说会话,有时还帮他和面烧火蒸饼子。她会把家里种的瓜果梨桃送给饼子泽,饼子泽也会把小兰花喜欢吃的饼子给他带回去。
    天渐渐冷了,好长一段时间小兰花没有来赶集。饼子泽思前想后,小兰花出什么事了?不行,我的去看看小兰花,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
在以前的交往中,饼子泽记住了,小兰花家住在北吕村的前街街当间,前后两进的院子。前面是三间北屋,两斗一卧青砖房,爹娘和弟弟住前院,是个“穿堂屋”,两扇门连通后院。小兰花和妹妹住后院,她妹妹住西厢房,她住正屋,堂屋里放着一张织布机,小兰花日夜在这里纺线织布。后院房后面临着一条小街,西墙角长着一棵碗口粗的榆树,东墙角埋着半截碾砣。
    晚饭后,饼子泽骑上自行车出旧城西门,穿过田村、北章,心急车快,很快到了北吕村村东。饼子泽往村里看了看,虽然不见人影,可还有几家亮着黑油灯。于是把自行车放在村边棉花地里,蹲了下来。虽然是后半月,没有月亮。满地白花花的棉花,泛着白光。他一边看着天上的星星,一边想着他的小兰花,总觉的时间过的真慢!好不容易熬到夜深人静,连狗叫的声音都没有了,他顺着北小街,朝街里走去。很快他就看到了那棵小榆树,还有东墙角那个碾砣。确认无误后,他双脚一蹬,双手夹住墙角,扣住两面砖缝,丹田上提,嗖嗖嗖爬到了房檐,右腿一轮,翻身到了房顶。他怕惊吓着小兰花,一提气,一弓腰,双脚着地,轻似狸猫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隔着门缝看到小兰花豆油灯下,飞梭走线,咣当咣当,饼子泽来到面前,轻轻敲门,“我是玉泽,小兰花。”小兰花听到了,惊喜地打开门,“玉泽哥,你来了?怎么进来的?”“我飞进来的。”玉泽小声笑着说,“我给你辞行来了,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,马上要走”“玉泽哥,我跟你走。”“不行,很苦很苦”“我不怕,你走到哪我跟你到哪”。
当当当一阵敲门声,“小兰花,还不睡觉。”是母亲的声音。小兰花一边答应着,一边深情地看着饼子泽。“玉泽哥,我跟你走。”“不行,很苦很苦。”“我不怕,你走到哪我跟你到哪”。饼子泽再说不行,小兰花哭了,才说家里知道了她上城里去找饼子泽的事,也打听知道饼子泽拉一帮弟兄砸明火,怕惹出麻烦来,所以不让她上旧城去招惹饼子泽。还说要尽快给她说门亲事,打发她出门子。玉泽哥,你带我走吧。饼子泽说:“好,你小兰花我娶定了。我回去做做准备。腊月初一,晚上我来接你。”小兰花脸上露出了笑容。一把抱住了饼子泽。
小兰花恋恋不舍地催饼子泽快走,饼子泽不慌不忙,飞身上到北屋房顶,双手开怀抱住小榆树的树冠枝条,借着榆树柔韧的枝条,身体一旋,游荡了两下,双脚点着后墙,轻轻落地,抖抖身上的榆树叶子,顺着北墙根,回到棉花地,找到自行车,回到了旧城。
腊月初一晚上,饼子泽接走了小兰花,第二天天亮,才亲自带人抬着彩礼补送到北吕村。这时候,小兰花的爹娘才知道闺女头天黑价已经被饼子泽接走了。一看饼子泽白白净净一表人才,说话也挺和气,并不是想象中的凶神恶煞。也知道嫑看模样斯文,可真惹不起,也只好收下彩礼,认了这桩亲事。

 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饼子泽传奇(7)之夜探小兰花

    饼子泽传奇(7)之夜

  • 石家庄百利奇纺织材料有限公司建设年产500万米高档纺织坯布项目水土保持方案报告表公示

    石家庄百利奇纺织材

  • 饼子泽传奇(6)之探监李庆锁

    饼子泽传奇(6)之探

  • 饼子泽传奇(5)之就食三丘岗

    饼子泽传奇(5)之就

  • 饼子泽传奇(4)之被逼拉杆子

    饼子泽传奇(4)之被

  •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艺旧城镇

   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

  •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学堂

    饼子泽传奇(2)之闹

  •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大泽

    饼子泽传奇(1)之龙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