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城轶事

饼子泽传奇(9)之起手拉队伍

杜兴占 董文璞 辛集全媒体 点击: 2020-12-01 09:37:00

日本鬼子追着国民党兵打仗,子弹横飞。日本鬼子占据了旧城。饼子泽说:“我们在旧城目标太大,不如先到我的老家去躲躲,咱再商量下一步怎么办。”李庆锁说:“好呀!&rd...

日本鬼子追着国民党兵打仗,子弹横飞。日本鬼子占据了旧城。饼子泽说:“我们在旧城目标太大,不如先到我的老家去躲躲,咱再商量下一步怎么办。”李庆锁说:“好呀!”于是,饼子泽领着李庆锁趁着夜色,往饼子泽的老家西朗月村走去。

这天是农历九月初六,两个人一路走一边谈着,从北城门出来,过三丘,来到东朗月村东的蔡家庵,走的累了,李庆锁说,咱俩歇会儿再走吧。两人人就在蔡家庵的庙宇东面的路边杨树下坐了下来。

刘玉泽说:“你看到这个蔡家庵庙了吧,有好多笑话、故事。我给你讲个在这蔡家庵发生的故事吧。”

李庆锁说:“快说吧。也好解解闷,解解乏!”

刘玉泽娓娓道来:这个蔡庵庙原来是座夜叉庙,庙里有个夜叉神像,青脸红发,巨齿獠牙,传说这里经常闹鬼。我们村有个张大胆,有个李大胆,一天,张大胆问李大胆,“你说你胆子大,听说东朗月蔡家庵庙里夜叉经常夜里出来找吃的,你敢半夜三更到夜叉庙里喂夜叉饭吗?第二天咱再检验夜叉嘴里,看看有没有饭粒。”李大胆一脸不屑说;“泥胎能吃饭?还能吃了我不成,这事一言为定,晚上就去。如果没事,回头请我喝酒。”到了半夜三更,李大胆真的端着一碗米饭走进夜叉庙。

这天是个阴天,三更半夜更是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,什么也看不清,李大胆慢慢摸到夜叉像前,登上供桌,用小勺崴了一勺饭,抬手放在夜叉嘴边,他万万没想到夜叉竟然用嘴把饭吸溜进了嘴里,吧嗒吧嗒吃了起来。李大胆吓出了一身冷汗,头发根子都竖立起来。“奶奶的,你真吃呀!”抡起饭碗朝着泥胎夜叉砸去,只听‘哎呀’尖叫一声。李大胆以为是鬼的豪叫,仓皇出逃,刚跑出庙门就栽倒在地。爬起来撒腿再跑,恨不得两腿生风、肋下生翅。李大胆吓得魂飞魄散,嘴里喊着:“真他妈闹鬼了,泥胎吃饭啦。”第二天李大胆去找张大胆要酒喝,看到张大胆一脸的伤痕,两人哈哈大笑。

刘玉泽说完,和李庆锁都笑了起来。李庆锁说:”咱拉队伍起手,就是需要张大胆、李大胆、王大胆这样的敢干的大胆们,都把他们组织起来,和咱们一起干一番事业,才会有力量。才会成功。”

俩人正说着,看到一个晃晃悠悠掉队的日本兵,这个日本兵肩上背一杆三八大盖,腰里跨着五颗手榴弹,左肩斜跨子弹带。从北往南走过来。饼子泽给李庆锁使了一个眼色,李庆锁解开腰间的褡包(长布腰带),往小鬼子的脖子里一套,转身倒背起来。饼子泽上去抢夺过小鬼子的枪。李庆锁套着鬼子的脖子使劲嘞,饼子泽抬起一脚,狠狠的踢向鬼子的裤裆,鬼子“哆嗦”了一下,不一会儿小鬼子的手脚不再挣扎,李庆锁把小鬼子放在一口井台上,饼子泽抡起枪照着他的头上狠砸了两枪托,倒提两腿把小鬼子撺入了井筒子。饼子泽、李庆锁缴获了一杆三八大盖,100发子弹,还有五个手榴弹。心中大喜,没有想到收获来的这么快。好兆头,刚要起手,鬼子送武器来了。

二人开怀大笑,吓得树上的宿鸟扑啦啦展翅飞跑了。

      第二天,饼子泽在村里找来二十几个穷哥们,商量“起手”的事。号召参与者都要自己想办法弄杆枪。饼子泽拿出来昨天缴获的日本鬼子的武器叫大家看,大家都投来羡慕的目光,饼子泽说:“大家想办法,尽快弄到武器,什么打兔子枪、火药枪,土地雷。凡是能打死打伤人的武器都行。有枪才是草头王,现在世面这么乱,日本鬼子又来了,有了枪咱就能打日本鬼子,把他们赶出中国去,就能除霸安民,保一方平安。”

大家都表示赞同。

“我赞同,今天咱就推举饼子泽、李庆锁为咱们的领头人,以后听他俩指挥、领导,”大家一阵掌声。

“我董云山誓死跟着干事,从今天起我就做玉泽的保镖、警卫员。”饼子泽很是感动,说:“浪荡鱼啊(董云山小名),在队伍里干事,以后咱可不许浪荡了,要机灵起来。“是!”

这时候,在墙角落站起一个小巧黑瘦的,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小伙子,说:“俺是邻村的,俺叫小憋犊,俺愿意给李庆锁当警卫员。”李庆锁点头同意说:“好,跟着我以后办事别憋犊,憋犊叫人家笑话,要畅快麻利点。”“是”,逗的大家哈哈大笑。

饼子泽、李庆锁为拉起队伍而高兴,同时又着急,这么多人,就几这杆枪,怎么打仗,如何形成力量消灭日本鬼子。

还是李庆锁胆子大,李庆锁又单枪匹马,闯入日本鬼子旧城的营地,利用鬼子吃饭疏于防范,偷来一挺架在院子里的机关枪。钻进了青纱帐跑回了西朗月村,饼子泽高兴地蹦了老高。后来日寇发现丢了机关枪,四处追查,饼子泽、李庆锁就拉着队伍到了河庄村。河庄村有着高高的寨墙,又四通八达,能够控制要道,管辖地面更大,于是,就把“司令部”安在了这个村。

    一连两天,旧城据点的鬼子开着汽车下来,在周边村里、地里搜查,也没有找到线索,饼子泽和李庆锁判断,鬼子是不肯善罢甘休的,还会再来,咱就给他个颜色看看。

当天晚上,饼子泽、李庆锁带领几十个队员,来到河庄村西南大道上,顺着路边的庄稼地。来到东朗月村北的九道湾。这是去河庄村的必经之路,一米多深的道沟,两旁是过人高的棒子、高粱地,非常隐蔽,进退方便。道北面拐弯处有一破旧的砖窑,李庆锁把机关枪就架在旧砖窑的高处,饼子泽叫人在道中央挖了个一米多深的沟,放上多个土地雷,地雷上面放了一包摔炮,再把上面铺上道沟的土,一点也看不出痕迹。这样鬼子的汽车轮子陷下去,一挤压摔炮,就自然引爆下面的地雷。

      不出所料,第二天日寇真的开着汽车过来了。汽车上的鬼子兵,嘻嘻哈哈打闹着,很快汽车就到了九道湾。汽车司机看到中间的道路还比较平整,就照直开了过去。忽然,汽车一侧歪,“砰砰砰”一阵乱响,鬼子们不知所措,哇哇乱叫。当官的吆喝着让小兵们下去看看情况。李庆锁搂响了机关枪的扳机,一索子子弹打过去,鬼子司机立刻毙命,车上的鬼子兵开始还想反抗,饼子泽挥舞着国民党兵溃逃时遗弃的一把盒子炮,一声高喊“打”,他的伙伴们手中的鸟枪、橛枪、打兔子枪,一齐向鬼子兵开火,地里干活的乡亲们也挥舞着铁钎、铁耙、锄头呐喊助威。看到倒下的同伙,小鬼子吓得丢下汽车,丢下十几具尸体,赶紧逃回了旧城据点。饼子泽他们找来一个会开汽车的司机,把汽车开到了河庄村隐藏了起来。

没有过几天,日军鬼子也不顾追查机关枪和汽车的事了,退出旧城,向南追赶国民党的军队去了。这一仗,饼子泽、李庆锁的队伍,缴获了鬼子一辆汽车,打死11名鬼子,缴获20杆三八枪、左轮决枪。还有2桶汽油。这次战斗使饼子泽、李庆锁名声大震。很快,周边的河庄村、吴王村、大转、谢村、北章等村的乡亲们,知道了饼子泽、李庆锁拉起来的队伍打日本鬼子,救穷人。纷纷加入了进来,他们的队伍发展很快,据说从头到尾能拉开四里地远。

       饼子泽、李庆锁看准时机,很快联系旧城镇长康方斋,要在旧城设立联络处,旧城镇长康方斋哪敢得罪拒绝饼子泽、李庆锁。很快联络处设在旧城大街西头,大槐树下。后来,这个亦匪亦兵的队伍不断扩大,还请李根圈入了伙,幷请北吕村的潘履达当了参谋长。潘履达,又名潘敏三,1896年生人。保定陆军预备役大学(1912年后改名保定陆军军官学堂),毕业后任阎锡山的参谋长,1926年10月9日被蒋介石授予陆军少将军衔。1929年到北京29军38师张自忠部工作。1937年七七事变后,潘履达回到了家乡北吕村。此时的潘履达,已没有了当年的英气,沦为了个大烟鬼,为了生存,只好与土匪为伍。后被收编,成了吕正操的队伍。

 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饼子泽传奇(9)之起手拉队伍

    饼子泽传奇(9)之起

  • 饼子泽传奇(8)之义结金兰

    饼子泽传奇(8)之义

  • 饼子泽传奇(7)之夜探小兰花

    饼子泽传奇(7)之夜

  • 石家庄百利奇纺织材料有限公司建设年产500万米高档纺织坯布项目水土保持方案报告表公示

    石家庄百利奇纺织材

  • 饼子泽传奇(6)之探监李庆锁

    饼子泽传奇(6)之探

  • 饼子泽传奇(5)之就食三丘岗

    饼子泽传奇(5)之就

  • 饼子泽传奇(4)之被逼拉杆子

    饼子泽传奇(4)之被

  •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艺旧城镇

    饼子泽传奇(3)之学